人民币汇率年内或先强后稳

2018年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走势总体可以概括为先稳后贬、双向波动。2019年以来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一波涨势,单周涨幅创2005年汇改以来新高,为全年稳定打下良好开局。预计2019年人民币汇率或延续2018年特征,呈现先强后稳、双向波动,总体稳定态势。

  回顾2018年,人民币兑美元先稳后贬,全年累计贬值5.0%。一季度受益于美元指数阶段性走弱、国内经济基本面表现稳健等多重利好因素影响,人民币汇率从上年末的6.5120一路升至6.35左右。4月中下旬后,美元指数处于相对高位、外贸不确定因素增加、国内经济增长持续承压、中美货币政策边际分化等因素使得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持续承压下挫,至8月中旬贬值至约6.9左右。进入四季度,美元指数低位反弹,叠加中美利差收窄、国内经济基本面转弱等影响,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再次加大,10月末跌至6.98附近,一度引发市场对汇率破7的担忧情绪。11月初,支持民企多项措施的集中推出以及外贸不确定因素有所缓和,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市场信心,人民币汇率有所企稳,年底人民币中间价报收6.8632,在岸即期汇率收于6.8658。

  2019年以来,人民币汇率出现了一波涨势,前8个交易日在岸即期汇率累计上涨幅度超过1.7%,1月9日至11日期间在岸即期汇率累计涨幅更是超过1000bp,单周涨幅创2005年汇改以来新高。总体来说,这一波上涨属于修复式反弹,主要受到三方面因素推动:

  首先,美元指数回调仍是主要原因。美联储公布的2018年12月议息会议纪要显示,美联储官员对于进一步加息的态度较此前的政策声明更加谨慎,并表示美联储对进一步收紧政策保持耐心,这使得市场对美联储加息预期骤然降低,继而打压美元指数。其次,我国外部经贸环境正朝向边际改善的方向发展,提振了市场信心。第三,交易性因素对人民币汇率的上涨也起到了一定的助推作用。一方面,年初属于季节性结汇高峰,相关企业出于财务核算、海外利润汇回、发放员工年终奖等需求,需要大量结汇用于运营开支;另一方面,随着人民币汇率持续上涨,大量投资机构迅速回撤止损,结清人民币空头头寸,同时买涨人民币,这也迫使不少企业不得不抛售美元结汇以缓解汇兑损失,进一步助推了人民币涨势。

  可以看出,目前推动人民币汇率上扬的因素多属于消息提振,但利好逐渐被消化后,市场情绪极易逆转,人民币汇率尚未形成稳定升值趋势。从1月10日开始,离岸人民币即期汇率收盘价已连续多日低于在岸人民币汇率收盘价,同时,1年期以内人民币NDF市场远期外汇合约也连续下跌,反映出投资者对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判断仍较为谨慎。

  展望下一阶段,就短期而言,考虑到目前人民币的升势只是修复性反弹的开始,若采取适当措施对市场情绪加以引导,保证人民币反弹到位,将为人民币汇率创造出充分的缓冲区间,保障人民币汇率全年整体波动维持在合理均衡区间。当前,短期内外部因素也为支撑人民币汇率继续上升创造了有利条件。

  从外部来看,美国经济增长逐渐显现放缓迹象,美联储加息节奏不确定性较高,叠加政府停摆、金融市场动荡等不利因素持续发酵,市场近期对美国经济的看空情绪较为浓厚,人民币汇率外部压力有所缓解。从内部来看,一是中美利差有所走阔,资本流出压力缓解。以5年期国债收益率为例,相比于去年11月初出现的19bp的最低利差,目前中美国债收益率差已回升至37bp。中美利差再度走阔主要得益于美联储近期频繁释放鸽派信号,使得美国长端收益率下行。中美利差的短期企稳对人民币汇率反弹形成有效支撑。

  二是中国外汇储备连续两个月正增长,国际收支平衡趋于稳定。2018年一季度后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压力,导致我国跨境资本流动总体呈现流出迹象,2018年外汇储备全年下降672.37亿美元。但2018年11月以来,外汇储备连续两个月正增长,在一定程度上对冲了央行降准对人民币汇率造成的贬值压力。

  三是国际经贸关系转暖,市场信心修复。

  从中长期来看,人民币汇率可能仍面临一定下行压力。一方面,强势美元周期趋于见顶,但急转直下的可能性较低,预计年内维持区间震荡的概率较高。美国经济继续维持领先表现,非美地区不确定因素仍然较多:欧元区加息预期仍在,英国脱欧风波尚未平息,日本经济前景存疑。近日,路透社的一项调查显示,针对2019年美元走势,约三分之二受访者认为美元的涨势基本结束,但调查同时显示,其他主要货币2019年最好情况也不过是收复2018年失地,2019年美元下跌或其他主要货币上涨的幅度都将有限。

  另一方面,今年我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,经济增速料将进一步放缓。外贸不确定性叠加全球需求放缓将使出口增速明显放缓,“房住不炒”的楼市严监管以及居民杠杆率上升空间有限压制房地产市场,经济基本面并不支撑汇率反弹。同时,面对下行压力,政策将从逆周期调节与加快改革转型角度发力,货币政策的微调也将导致人民币汇率中期内面临一定压力。

  自“8·11”汇改以来,“以市场供求为基础、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、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”的人民币汇率框架逐渐成型,汇率弹性的增加为货币政策独立性留出了更大空间。目前人民币汇率已突破6.80的重要心理关口,是自去年8月以来的首次。政策层面应顺势而为,借助过去积累的多样化调节手段和丰富的操作经验,通过加强离岸流动性管理等措施,加大对市场预期的引导,稳定住人民币汇率的上升势头,为后期可能受到的冲击储备一定的缓冲区间。整体来看,2019年人民币汇率或重演类似2018年的倒“V”型走势,呈现先强后稳、双向波动、总体稳定的态势,全年维持在6.5-6.9之间宽幅震荡。